「赌博用的隐形眼镜图片」故事:发现男友跟别人约会我怒扇对方,厮打中总裁出现霸气扛走我
威尼斯人官网  2020-01-10 13:42:37  

「赌博用的隐形眼镜图片」故事:发现男友跟别人约会我怒扇对方,厮打中总裁出现霸气扛走我

赌博用的隐形眼镜图片,每天读点故事作者:余小七

伴着饭菜香味,于胜男这才悠悠转醒,随着宿醉而来的是如针刺般的头疼,但更让她头疼的是渐渐回笼的记忆。

昨天她在杨凡办公室看到一条,他发给其他女人的暧昧短信。那一刻,于胜男的大脑一片空白,心如刀割,双手也止不住地颤抖。不留神间手机便砸在了桌面,震得她心脏一颤。

她颤抖着将手机放回原处,稳住情绪,佯装若无其事地走出他的办公室。距离下班还有一小时,她在等!

果真六点一到,杨凡就推开了她办公室的门,告诉她今晚有应酬不能回家吃饭。

于胜男盯着这个爱了十年的男人,越发心寒。许是她盯得太久了,杨凡松了松领带,不自在地问道:“怎么了男男,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?”

“没有,只是发现你好像好久没回家吃饭了,我在想没有你,我一个人吃什么呢?”

杨凡露出宠溺的笑意,偏头亲在了她的左脸上。“对不起啊男男,下次我一定抽出时间来陪你,只是今天真的不行。”

于胜男抬起手,用力地擦过他留在脸上的唾液,只觉得一阵反胃,面上却不显。

“快去吧,别让合作商等太久了。”

杨凡对她连连道歉,在离开前正准备在她额前一吻时,她却偏头躲开,并轻轻地将他推开。

在他离开后,她就开车去找了许瑶。许瑶是她的大学室友,也是多年的闺中密友。她是一个资深的心理医生,在她那里待着总能快速地回血。

结果她越想越不明白,她倒要看看是怎样的天仙,勾走了曾经的那个白衣少年。于是她拉着许瑶,化着如女鬼般的烟熏妆,直接杀到了邂逅酒吧。

一进酒吧她就拉着许瑶坐到角落里,眼睛却在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搜索着熟悉的身影。她点了一杯很应景的酒,叫前任的眼泪,一口入喉,后劲果然够辣。因为喝得太急,结果被呛得连连咳嗽,酒顺着喉咙堵到了鼻腔,辣得她苦不堪言。

一旁的许瑶纵使再迟钝,也看出今日她不同寻常,手忙脚乱地拍着她后背,询问她是否有事。她一边咳一边摇头,摆手让她不要担心。

这时,吧台中有人递给她一杯白水和一条手帕,于胜男已顾不得是否相识,拿起水杯一饮而尽,泪眼朦胧中看了对方一眼,对他感激地点了点头,只觉得这人有些眼熟。

待咳嗽有些好了以后,于胜男便钻进了人群中,直到于胜男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一对男女时,许瑶这才心下了然,怪不得她今日如此反常。在那如此欢快跳着贴面舞的不是杨凡那贱男,还能是谁。她刚要冲上去,于胜男就已经走过去了。

于胜男狠狠地推开了尤如同体婴儿的两个人,抬手奋力扇了杨凡一巴掌。杨凡正要发火,看到一脸悲伤的于胜男时,随即噤了声。却不想他的女伴无法忍受,也反手给了于胜男一巴掌。

于胜男纵横职场十来年,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,她也毫不示弱,抓住对方的头发就扇起对方来。

这场变故突如其来,杨凡为了不让于胜男受到伤害,上前抱住了他的女伴,使她腾不出手来,没想到对方有许多熟人在这,又有几个年轻人加入了战队。

于胜男和许瑶两个女孩子,很快就寡不敌众。正在这时,酒吧突然断电,所有人陷入了黑暗之中,于胜男感觉有一只温暖的手,握住了她的手腕,强制地将她带出了包围圈,轻车熟路地将她带出了酒吧。

发现男友跟别人约会我怒扇对方,厮打中酷总裁出现霸气扛走我。

于胜男不肯就范,腾出一只手拼命地拍打对方,大声喊道:“你谁啊,快放开我,我的朋友还在里面。”

对方不仅没有听,反而将她拦腰扛起,快速将她带离现场。于胜男在他的肩膀上,晕得找不着方向,但理智尚在,她一口用地咬在对方的背上,还撕扯起来。对方仅仅身形一顿,却连脚步都没有停。

将她抗在一辆轿车前放下,无奈地说道:“于总这张嘴真是牙尖嘴利。”

于胜男这才看清楚他是谁,刚刚给她送手帕和白水的人。

“于总贵人多忘事,我们一个月前还在上海宾馆的谈判桌上呢,你的牙尖嘴利给了我深刻的印象,如今更深刻了。”他又补充说道。

一语双关,于胜男终于想起来,她是货运方的负责人肖珩。于胜男捋了捋头发,说道:“肖总好雅兴,不过今日我没有时间奉陪。”

说完她就要往酒吧走去,却被肖珩拉住手腕。“你还想去打群架吗?”

于胜男试图挣脱,却无法撼动,于是转身说道:“肖总不愧是住海边的,管得真多。你赶紧放开我,我要去找我朋友,要是耽误了,她少了根头发我找你算账。”

肖珩笑着说:“放心吧,你朋友没事,她早就被人带出酒吧了,估计现在也安全了。”

“我凭什么相信你。”于胜男恶狠狠地说道。

“你可以打电话问她啊。”肖珩松开了手,示意她拨打电话。她刚掏出手机,许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确认她无事后,于胜男疑惑地看着肖珩。

他摊摊手,才说道:“那个男人本来在角落里喝酒,看到你朋友被人欺负时,迅速找到我,要我关掉酒吧的灯解救你们。我看这是个好办法,也就顺从了。”

于胜男依旧看着他不语,肖珩又道:“这间酒吧是我的。”

于胜男得知许瑶安全后,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肖珩看着她已有三分醉,怕她有危险,就不远不近地尾随着,看到她转身又进了一间酒吧,只好无奈地跟着进去。

他从未见过一个女人喝酒如此生猛,跟喝凉白开一样,在她准备开第三瓶白兰地时,肖珩出手阻止了她,将酒从她手中夺走。

于胜男看到他,忽然间委屈大哭,用力地锤着他的胸口,“你这个渣男,为什么要抛弃我,我哪里比不上那个小三,我们在一起十年,十年啊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。”

肖珩皱着眉,一边嫌弃她为了渣男折磨自己,一边扶着她不让她摔倒,在一众酒保看好戏的眼神下,搂着她出了门。

于胜男呆坐在床上,环顾了一下简洁又陌生的房间,又看着身上宽松的睡衣,心沉到了底。她难道不仅失恋还失身了?

正在他多想时,肖珩推门而入,看到头发蓬松、一脸懊悔的人,故意压低嗓子喊道:“男男,你醒了?”

于胜男跟见了鬼似地看着他,“我跟你很熟吗肖先生。”

肖珩居然露出羞涩的笑容,坐在了床边,“昨晚之前是不熟,但是现在……”他故意拉开睡衣,露出白花花的胸肌以及新鲜可见的抓痕。

于胜男掩面懊悔,我去,喝酒误事。

“肖……肖……肖先生……”

看着往日伶牙俐齿的于胜男,此时结巴地一句话说不出,肖珩哈哈大笑起来,“骗你的啦,是你抓的没错,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。起来吃个中饭吧,你一觉睡到了十一点。”

于胜男心里的石头刚落地,这才猛然想过来今天周五,她有非常重要的会议要开。她一把掀开被子,随便套起落地柜上的衣服。到卫生间一看,自己如女鬼一般的妆容早已卸得干干净净,心里对肖珩又多了一分诧异。

梳洗完毕后,她一边检查手机一边说道:“谢谢你肖先生,但是我还有场重要会议要开,我就先走了。”

肖珩立马从厨房出来一把拉住她,叹口气说道:“饭都做好了,随便吃点都好。你没吃早饭,又不吃中饭,当你自己是铁人啊,再说这个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,照顾自己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于是将她按在了桌前,很快就端出来几盘卖相不错的家常菜。于胜男只好快速地随便吃几口,虽然味道还不赖,但她真的没时间。

之前她和杨凡一心扑在了公司里,有时候一天只吃两顿,在公司的时间比在家还多,就算在家也因为累得不想动,哪有心思下厨。

吃完饭于胜男立马赶回公司,一踏入公司她就能感觉到降到极点的低气压,每个人脸上都一副大祸降临的表情,就连前台小姑娘都一脸严肃。

看到于胜男来了立马起立,为她开门时在她耳旁轻声说道:“于总,你可算来了,杨总已经等了你一上午了。他今天的心情非常的不好,好像昨晚被人打了,你等下小心点啊。”

她对小姑娘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,便马不停蹄地去了会议室。一推开会议室,就看到杨凡脸上鲜明的五指印以及黑得见底的脸。

他阴沉地问道:“于胜男,昨晚你去哪了?”

于胜男嘲讽地说道:“杨总未免管得太宽了,下班时间去哪里是我的自由。”

“好,好,那你告诉我上午你去哪了,为什么打了那么多电话都不接,知不知道我……我们有多担心你。”

“这件事是我错了,抱歉让大家久等了。”说完于胜男对着会议室内的各位经理、主管鞠了一个躬,便拉开就近的椅子坐下。会议室的众人一脸懵逼,老板怎么像一个男朋友黑着脸质问彻夜未归的女朋友呢?难道老板和销售总监有一腿?呸,有关系?

这场会议主要是总结上季度的销售业绩和下半年的销售市场布局,确实缺她不可。他们公司主要做的是外贸销售,由于大的经济环境和政治因素,上季度的业绩有所下滑,利润也在缩减,形势不容乐观。

各个站点的经理、主管总结完毕后,于胜男咬着笔头沉思。

“于总,对于上季度的销售业绩以及下半年的销售计划有什么看法?”

正在这时,杨凡忽然cue到她,于胜男也说出了自己的思考,“我最近有关注一些新闻,如今全球的经济形势不太乐观,各个行业巨头都岌岌可危,都在缩减成本,固守城池。所以我建议我们还是采取保守措施,在大数据分析下,销售某些品类,同时谨慎采购,避免货物积压。”

杨凡听后深深地周皱着眉头,显而易见他并不赞同这个意见,“这就是你作为一个销售总监的提议吗?全球经济经济低迷,这既是一种风险,也是一种机遇。如果我们能把握住这个机遇,抢占市场,站在上游,那经济低迷也只能淘汰掉一些末尾者。”

“但是我们的资金链、某些大环境的客观因素也不能忽视,如果风险超过了收益,我们也没必要做,对公司其他合伙人的利益也不利。”

“资金链是否能周转过来一方面也要看你们销售团队的能力了,你们能迅速回收资金,也能解决这个问题。另外如何做出在资金链允许的范围内、可行的市场拓展计划,我相信于总监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“杨总,可是……市场低迷,购买力低下……我……”于胜男还想解释什么,杨凡便冷声打断,“够了!”

他直直地盯着换了身衣服的于胜男说道:“如何在这大风浪中夹缝生存是你们的问题,能不能承受这个风险,是我来决策。我希望你们销售部下周末给我一个切实可行的销售计划,ok?散会,于总监留下。”

就算再笨的人也能感受到老板和销售总监两人之间弥漫的硝烟,现在不溜更待何时,于是半分钟内会议室内仅剩下杨凡和于胜男。

突如其来的安静让杨凡如坐针毡,又对于胜男夜不归宿耿耿于怀。但毕竟自己先犯错在先,只好腆着脸轻声唤她:“男男……”

杨凡刚喊出口,于胜男就冷声打断,“杨总,您还有什么吩咐?没有的话,我还要去工作了。”

自知有错,他走到于胜男面前,单膝蹲在她面前,恳求道:“男男,别这样对我,我知道对不起你,你打我也好,骂我也好,只要你能原谅我。”

“你对不起我的岂止是这件事?出轨只有0次和无数次的区别,我不想在一个人的晚上,还在猜你在谁的床上。趁我们还没结婚,分手吧。”

杨凡身形一顿,赶紧抓住她的手,将脸埋在两人的手之间,哭泣道:“男男,对不起,我与她只是逢场作戏,我最爱的还是你,你别离开我好吗?”

说罢,便有温热的液体流到她的指缝间,烫伤了她的心。可是一想到他在酒吧中的情形,她就猛地抽出手,冷眼瞧着他,说道:“逢场作戏?杨总的戏可真好,从前要与我在公司扮演陌生人的游戏,如今又要与陌生人扮演深情把戏,杨总没去演艺圈,可真是演艺圈的一大损失。”

她随手擦掉眼角的眼泪,说道:“杨凡,分手吧!”说罢便不管此刻跪在地上的杨凡,推门离开。

她知道再待下去,溃不成军的是她。

于胜男睨了一眼伸长脖子想要探听的人,杀伤力十足。并将助手susan叫到了办公室,嘱咐她将今年各月份的销售数据、采购数据、货运成本以及财务报表给她,她确实要好好计划一番。

于胜男一坐便从下午的三点坐到了晚上的十一点,她关掉手机,专心注注地分析着今年的销售数据。

结束后,她锤了锤有些发酸的肩膀,看着高楼大厦下的车水马龙,无端端生出一股孤独之感。

打开办公室的门,看到坐在她门口的杨凡时,着实吓了一跳。杨凡歪着头靠在办公椅上睡着了,此时安静的他就像穿越回了十年前,给她布置了一堆英语作业然后在一旁睡觉的少年。

他们的相遇清纯而美好。于胜男初入大学,因为带有地方特色的英语,在一次朗读比赛中丢足了脸,于是她痛下决心,一定要一雪前耻。于是天天早起跑到后山练习,结果惊扰了当时也在练习的白衣少年。

他问:“你在干嘛?”

她答:“练习口语啊!”

他问:“48个音标会读吗?”

她答:“不会。”

于是少年抽走了她手中所谓地练习册,轻笑道:“那还练什么。”于是转身就要走,于胜男一时沉浸在他的酒窝里无法自拔,于是做了这辈子最大胆的事。她喊住他:“哎,我叫于胜男,你叫什么名字?要不你教我吧。”

少年回头,说道:“我有什么好处啊,我的方法都是独创的,只传内人。”

就这样,她就被她他拐走了,一拐就是十年。

于胜男轻笑,真是单纯,可惜回不去了。

她将自己午休的薄被盖在他身上,独自一人静悄悄地离开公司。殊不知在她走后,那人便睁开了双眼。

于胜男去了自己买的小公寓,因为长时间没人居住,桌面都积满了灰,但她已顾不了这么多,身心疲惫地她躺在床上,没一会就进入了梦乡。

梦里她和杨凡相爱十年,终于要踏进婚姻的殿堂,在交换戒指的那一刻,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突然喊道:“我反对,你怎么可以丢下我和孩子跟别人结婚!”

杨凡却着急地摆手,向她解释:“男男,不是的,我和她只是逢场作戏,你相信我……”

吓得于胜男一下子从梦中惊醒,看了眼手机才凌晨一点,可她已经没有了睡意,看来今晚她注定无眠。

上次在会议室不欢而散之后,于胜男和杨凡之间的气氛越发微妙。杨凡扮演起了二十四孝男友,不再规避公司同事的眼光,一大早便替于胜男买好早餐,送到她的办公桌上,并献上一束新鲜的百合花。

而于胜男后脚到公司便在众目睽睽下,静静地吃下杨凡送来的早餐,然后将花分给公司的其他女同事。

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,于胜男也在团队的协助下重新规划了下半年的销售计划。会议中,杨凡看着于胜男做的方案,说道:“于总监的方案果然缜密,不愧是我们公司的销售总监,利润果真也能提高30%吗?”

“如果我们能控制好库存以及货运成本,30%是保守数据,如若达不到,我引咎辞职。”

“我自然是相信你的。那好,各部门就按照于总监的方案执行,三个月后我要看数据说话,散会。于总监留下。”

众人纷纷秒消失在会议室中。杨凡看着一脸公事公办的于胜男,终究无计可施。他抓住她的手,痛心地说道:“这几日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,看到你对我这么冷漠,我的心好痛啊。男男,我们不要再吵了好吗?”

“杨总,这是公司,请你自重。”

“你一定要这样吗?”

“杨凡,我们已经分手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“我不同意分手,男男,我跪下向你保证,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,你就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好吗?”说罢便要跪下,吓得于胜男赶紧拉住他。他是天之骄子,父母都是正经商人,从小生活优渥,这么骄傲的人……

“杨凡,我们还是冷静一段时间吧。”

“是不是因为你有更好的选择,所以才想故意借这件事跟我分手?”

“杨凡,你到底有没有心?我终于不用再说服自己离开你了!”于胜男抽出手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会议室。

下班后看到停在她家楼下的车,实在无计可施,便请了半个月的假,去参加老三章沁的婚礼,也顺便回趟家散散心。

她和章沁既是高中同学,又是大学室友,感情非一般的深厚,她们说过一定要见证彼此最幸福的时刻。她和杨凡十年长跑都未走进婚姻的殿堂,而章沁和姚木仅仅认识半年,就已经认定了彼此,看来爱情这回事跟时间真没关系。

当看到与老三谈笑风生的肖珩时,于胜男由衷地感叹了一句世界真小。老三也看到了不远处的于胜男,笑着向她招手。“男男过来,给你介绍下。这是肖珩,跟你在同个城市工作的。”

“肖先生,幸会!”于胜男伸出手。

肖珩无视她的手,却张开怀抱抱住了她,“好久不见啊,于胜男!”

老三则一脸姨母笑地看着他们,说道:“看来你们认识啊,也是,同个高中的!你们聊,我去接待其他宾客。”

于胜男见这人如此自来熟,便伸手掐住他腰间极少的肉,“肖珩,别占老娘便宜。”

肖珩疼地抽气,赶紧松开了她。“嘶,十年都没长进,能不能换一招啊。”

“我们以前认识吗?”

话头一出,肖珩便捂住心脏做伤心状,“高一的时候咱们还是同桌呢,以前你也老掐我,忘了?只是后来分班了,你怎么能把我忘得一干二净。”

于胜男不好意思,只好连连道歉。结果肖珩这个人得寸进尺,让于胜男陪着逛了好几天,请了好几顿饭才肯罢休。他们参加完老三章沁的婚礼后,又相约回母校走走,一起走过学校里的淡泊湖、宁静坡,尝过校门口的烤串、锅盔,回忆着那段令人怀念的青葱岁月。

某天他们走在校园小路上聊着过往时,肖珩慢慢停下脚步,宠溺地看着笑得像个小孩子的于胜男,一脸认真地说:“于胜男,你记得高一那年送给你的圣诞礼物吗?”

于胜男还未回答,便被她的电话铃声打断。只听那边有急促的声音传来(作品名:《胜女为男》,作者:余小七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内容。

威尼斯真人赌场官网


上一篇:有声绘本:《小弟弟要来了》送给中国二胎家庭的一份独特礼物!
下一篇: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:打造中美地方合作新亮点